新闻排行榜

猪肚汤,绝地枪王,土楼-无理美文-全网美文新闻中心

文、楚横声

乾隆皇帝喜爱游灯会,特别喜爱冰灯。这年是宁宏达第一次全面担任冰雕制造,他不敢粗心,每一个环节都亲身指挥,虽然很累,但想到皇上丰盛的恩赐,这点辛苦就不算什么了。

制造冰雕的冰块都已运至现场,根据需要砌成不同形状,只等宁宏达雕下第一刀,冰匠们就正式开工了。这天清晨,宁宏达正吃着早饭,管东西的老五急三火四地闯进来喊:“大掌柜,你看——”说着举起手里的冰铲。

这把冰铲是宁宏达专用的,通过他亲手改造,较其他的冰铲多了一个大弧度,用起来难度很高,但假如熟练掌握的话又非常有效率。现在这把冰铲的铲刃处,纵横交错地布满了豁口,看上去颇有些狰狞的意味。

宁宏达吃了一惊,霍地动身道:“怎样会这样?”

老五气急败坏地说:“昨夜我收拾东西的时分还好好的,可方才我到东西房,它就变成这样了。大掌柜,会不会是安如军那老混蛋干的?”

安如军绰号“鬼铲”,冰雕技艺精深,十多年前宁宏达刚入行时,安如军是乾隆皇帝的御用冰雕大师。但宁宏达每年均有非凡佳作面世,更凭着机伶灵巧讨得乾隆的欢心,总算在本年将安如军取而代之。安如军羞愤之下,托言身体不适,辞去悉数业务。宁宏达取得权势后,将与安如军交好的冰匠悉数赶开,气得安如军找上门来大吵一顿,并咒骂宁宏达不得好死。安如军一贯手法阴狠,诡计多端,所以老五才会这样问。

宁宏达来到宅院里,强健的大黄扑上来和他密切,被他一脚踹开。他对老五说:“不管是什么人干的,一点都没惊扰大黄,也算是不简单了。这些日子你当心点,别睡那么死。这事不许张扬,以免节外生枝。”

宁宏达换了把备用的冰铲来到冰场,勉励了众冰匠一番,承诺说只需按期竣工,皇上满足,他必定不会亏负我们。说完,挥起冰铲铲下一蓬碎冰来。

冰匠们欢声如雷,然后纷繁着手,一时洪亮的铲冰之声不绝于耳,冰屑纷飞。看着这如火如荼的局面,不知为何,宁宏达遽然想起那柄锯齿样的冰铲,心里猛然升起一股凉沁沁的寒意。

一晃十多天曩昔了,这天夜里,宁宏达睡得正香,遽然听到大黄狂叫起来。他腾地从床上跳动身来,抄起一把冰铲冲出了屋。老五几乎和他一同来到宅院里,两人举目四顾,模糊的月光下,只需大黄狂叫不休,宅院里并无异常。

就在此刻,大黄遽然扭头向后院蹿去,两人对望了一眼,赶忙追了曩昔。到了后院,两人忍不住停下脚步,黑乎乎的宅院里不知为何多了一片亮光,当心翼翼地挨近一看,不由毛骨悚然,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居然是一座冰塑,是将水泼在大黄身上做成的冰塑。大黄现已死了,薄薄的冰层里边,它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似乎死不瞑目。

这时两个下人拎着灯笼也赶来了,见此情形吓得面色惨白。老五惊疑不定地问:“大掌柜,这是怎样回事?方才大黄还生龙活虎地叫着呢,怎样一转眼成了这样?”

“鬼……必定是鬼干的。”其间一个下人哆颤抖嗦地说。

宁宏达头皮发麻,但仍是强作镇定,喝道:“哪有什么鬼?不过是小人使的手段算了。等捉住这些混蛋,我让官府好好治他们的罪。”

宁宏达吓得不轻,再不敢踌躇,天刚亮便跑去报官,并说了不久前安如军大张挞伐之事,他怀疑是安如军为了报复他,才弄出这些事来。宁宏达既得皇上宠信,官府不敢慢待,急速派韩涛查询此事。韩涛虽然仅仅一个捕头,却破获大案很多,深得皇上欣赏。在宁家细心勘查后,他命人将大黄埋在了城郊。

这件事很快就传了开去,人们都说宁家招鬼了,好端端的一只狗居然眨眼间变成了冰塑,人哪有这么大的神通?下人们不敢再待下去,纷繁卷铺盖跑了。幸亏老五一贯陪着宁宏达,他才敢持续在这里住下去。

此刻冰雕制造已挨近结尾。本年是马年,宁宏达规划了以“精神抖擞”为涵义的著作,他雕了一匹昂首长嘶的快马和一条飞翔九霄的五爪金龙。现在快马现已竣工,五爪金龙也只差一些精密部分的加工。这天,两人来到冰场,只见工匠们都围在快马前,低声议论着什么,见两人来了,纷繁闪开路途。宁宏达上前一看,只觉得血往上涌,差点气晕曩昔。本来,现已竣工的快马脑袋不知被谁用冰铲铲去了眼睛、耳朵、鼻子、嘴巴,只剩余光溜溜的脑袋在朔风中散发着阴寒气味。

宁宏达愤恨地大叫:“是谁干的?是谁在跟我过不去?有种的站出来!”

当然没人站出来。冰匠们说,一大早他们来时,快马的马头现已变成这样了,估量是有人在夜里动的四肢。宁宏达此刻也冷静下来,他早就把和安如军联系较好的冰匠赶开了,剩余的人都是自己的嫡派。再说皇家的工作开不得打趣,稍有差池,或许就会人头落地,同在一条船上的匠人们不会有这样的胆子。

老五低声说:“大掌柜,这必定是安如军干的,韩捕头也够没用的,这么久都没查出头绪,其实把安老头抓起来一审不就都理解了?”

宁宏达不说话,死死盯着马头,脸上逐渐现出惊骇欲绝的神色,遽然一把拉住老五便走。纷歧刻两人回到家中,宁宏达一脚踹开东西房,只见那把锯齿形的冰铲正好端端地放在案板上。

老五忍不住问:“大掌柜,你这是怎样了?想拿什么东西跟我说一声就行了,还用你亲身回来吗?”

宁宏达不答反诘:“你注意到那匹马的头了吗?它是被什么东西铲平的?”

老五仔细回想起来,然后他的目光落在锯齿形冰铲上面,逐渐显露惊骇之色:“莫非是……这把冰铲?”

那匹马的马头像被爪子挠过相同,只需这把锯齿样的冰铲才干留下那种痕迹。可是,韩涛现已派人维护自己,房子周围有官差日夜监督,没人可以偷走冰铲再送回来而不被发觉。就在宁宏达脑子里乱成一团时,韩涛来了,他笑着安慰宁宏达说,不必惧怕,一切的这悉数到了晚上就可以完毕了。

当晚,韩涛悄然带着宁宏达藏到一所民宅内,监督着对面的一所四合院。近午夜时,四合院的大门悄然翻开,一个人驾着马车出来,鬼鬼祟祟地四下张望一番,径自向街上驶去。

正是数九寒冬时节,人们都已进入了梦乡,街上没有行人。韩涛等人远远地跟上去,一贯到京城最富贵的大街,马车才停了下来,两个人跳下车,从车厢里搬出一个亮闪闪的东西。韩涛一声断喝,手下一齐冲了上去,将那两人按倒在地。

宁宏达冲到近前,看到那个亮闪闪的东西,忍不住呆若木鸡,本来正是自家的大黄,就像那天晚上相同,大黄又身披冰甲,被塑成了冰塑。

“大黄转眼间变成冰塑一事,一切人都以为是鬼魅作怪,但我却知鬼魅只在人心。”韩涛慨叹地说,“我猜测有人在迷倒大黄并将它制成冰塑后,放出一条酷似大黄又早被驯好的狗利诱你们。当你们追到后院时,必会被大黄的冰塑所惊吓,而驯好的狗则乘机溜走。我信任只需找到这条狗,离破案就不远了。但我的人一贯没有找到这条狗,不过我想那人假如想持续装神弄鬼的话,大黄的尸身倒还有可利用之处,所以一贯派人监督大黄的坟墓。昨天夜里,这两个家伙挖出了大黄运到那所四合院,我就估量他们会有所动作,幸亏我没猜错。”

这两人是安如军的家仆,大刑之下很快招出,安如军说宁家闹鬼之事现已弄得人心惶惶,此刻若将大黄尸身再次制成冰塑,形成大黄尸身自己跑到闹市的假象,必定会引起更大的惊惧。若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,皇上就会以为宁宏达是不祥之人,那么安如军就有时机重整旗鼓了。

韩涛抓了安如军,安如军情知无可狡赖,很快供认了损坏冰铲、杀死大黄的工作,但矢口否认曾以残破冰铲削掉马头的事。他说只想恫吓宁宏达,却不敢误了皇上的冰灯盛会。韩涛猜疑顿生,看安如军的姿态不像说谎,可假如不是他,莫非还有别的的人在私自估计宁宏达?

为了稳定人心,有必要把冰马马头之事推到安如军的身上。当冰匠们传闻安如军被抓,都说他活该,而且安下心来干活了。宁宏达从头镶嵌了一块冰块,将冰马马头康复原样,心里暗自祈求千万不要再出意外了。

可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,第二天冰场又出了问题,五爪金龙的龙头平白无故掉了,摔成了满地的残冰碎块。这下本已被安抚住的冰匠们又堕入惊惧之中,安如军现已被抓了,还有什么人在捣乱呢?

韩涛也急了,皇上要求竣工的期限就要到了,假如不能准时竣工,惹得龙颜大怒,不要说宁宏达和这帮工匠,恐怕自己也会遭到拖累。他加大了对宁家的监控力度,并亲身埋伏在了冰场。

这晚无星无月,几只灯笼映照出的暗黄光晕,被凄厉的冬风吹出一片幢幢鬼影。韩涛冻得直颤抖,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冰场。就这样一贯到了四更天,冰场安静得好像坟墓。韩涛觉得挺不住了,就在他眼皮直打架的时分,遽然听到一声轻叫。他霍地昂首,模糊的光线下,正好看到一只黑猫不知何时闯入冰场,它跳到了冰马背上略作逗留,便轻盈地走向马头。当轻如棉絮的猫爪刚踏上马头,马头却如受千钧重击,宣布一阵冰块碎裂之声,然后支离破碎掉在地上。

那只猫缩回爪子,满意地“喵”了一声,跳下马身,瞬间没入了夜色之中。

韩涛张大了嘴,久久不能合上。虽然他见多识广,仍是被这一幕惊得呆若木鸡。他马上命人告诉宁宏达。纷歧会儿,宁宏达带着老五赶来了。听韩涛讲了工作通过,宁宏达和老五一脸的不信,老五愤愤地说:“一只猫踩碎了马头?这怎样或许?莫非那只黑猫被鬼附身了不成?”

宁宏达可怜巴巴地问:“韩捕头,你说,不会是真的闹鬼了吧?”

“这世上没有什么鬼神,我破获过不少所谓的鬼案,其实都是心怀叵测之徒装神弄鬼算了。”韩涛心中忐忑,但嘴上却只能安慰宁宏达,“你也别太忧虑了,我必定尽全力侦破此案。”

韩涛说得信誓旦旦,宁宏达无论怎么也不敢把期望悉数放在他身上,宁宏达觉得自己触怒了鬼神,所以才遭此赏罚。第二天,他买了烧酒、供果去师傅周妙子墓前祭拜,又给师娘送去一大笔银两。然后在京城最大的寺庙烧香拜佛、求神许愿,并捐了一大笔钱,请僧侣向贫穷之人施粥舍饭,以做善事。做完这悉数,宁宏达心下稍安了一些,假如鬼神再不宽恕他,他也只能听其天然了。

走运的是,从此以后,奇怪之事再没有发生过,一切的冰雕著作按期完成,再次得到了乾隆皇帝的欣赏。宁宏达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,他在家里摆下佳肴美酒请客一切的冰匠,这一顿酒喝得非常尽兴。当我们散去后,宁宏达遽然发现,老五不见了。

就在这时,捕头韩涛不速之客,他笑呵呵地说:“宁大掌柜,损坏冰雕的人我现已抓到了,你猜一猜他是谁?”

韩涛的手下从门外拉进一个五花大绑的人,宁宏达定睛一看,忍不住大吃一惊,失声道:“老五,怎样会是你?”

老五不是在和我们一同喝酒吗?什么时分被韩涛抓了?就听韩涛解说说,他历来不信鬼神之说,他信任搞鬼者就在冰匠之中,所以一贯悄然监督着一切的冰匠。方才他看到老五半途悄悄离席,买了一大堆香烛黄纸来到郊外,便私自盯梢,发现老五居然去祭拜周妙子。从老五祭拜时所说的话里,韩涛总算知道了工作原委。

是老五拷贝了一把锯齿样的冰铲,雇人在夜里铲掉冰雕马头;而无端碎裂的龙头、马首,却是老五趁人不备之时,以钢钉、铁锤击打旁边面,由于力道掌握得适可而止,只在龙头、马首里留下模糊暗痕,冰雕外表虽毫无异常,但过段时间便会天然碎裂。那只踩在马头上的野猫,不过是在马首将裂的时分适逢其时算了。

宁宏达几乎不敢信任这悉数,他捉住老五的衣领,声嘶力竭地喊道:“你为什么要栽赃我?你和安如军到底是什么联系?”

“我跟安如军并无联系,却也曾随周妙子学习过冰雕技艺,仅仅我学艺在前,你不认识我。师傅为人忠厚仁慈,我一贯视他为父。后来我一贯经商奔走在外,直到两年前回来后去见师娘,才知道你做的那些狼子野心的工作。”老五又回身对韩涛说:“那年在河里破冰时,他不小心掉进河里,垂暮的师傅拼死相救,还把衣服都给了他,自己却受了风寒不治而亡。我师傅身后,剩余师娘一人孤苦无依,病倒在床上没钱抓药,这王八蛋居然无情无义冷眼旁观。我之所以放下生意投靠于他,便是想找个时机惩戒他一番,仅仅不知道该怎么下手。看到安如军搞的几件工作让他捕风捉影,我才想到借鬼吓他的方法,只可惜我粗心了,居然落在你的手里,要杀要剐我老五都认了。”

宁宏达又羞又怒,他本是刻薄寡恩之人,师傅死时他冰雕技艺已然大成,师娘对他再无半点用途,当然不愿自找负担。他以为这些都是天经地义,可没想到居然钻出来这么一个师兄,挖空心思地来估计自己。他狠狠地打了老五一个耳光,回头对韩涛说:“韩捕头,这个王八蛋害惨了我们,让他尝尝衙门大刑的味道吧,不这样又怎能出了你我心中这口恶气?”

韩涛的脸上显露鄙夷之色,盯着宁宏达不屑地说:“冰场怪事皇上现已有所耳闻,我会将老五之事照实上报。至于怎么处理,恐怕不是你我说了算的。想让他尝尝大刑的味道也没什么,大掌柜深受皇上宠爱,只需你提出这个要求,想来皇上必定答应。”

宁宏达一怔,他是个聪明人,听出了韩涛话里的嘲讽之意。常言道,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师傅为救他而死,他却对师娘漠不关心,这种利令智昏的做法会令很多人愤恨。乾隆皇帝一贯推重孝道,若得知此事,甭说他的荣华富贵,恐怕在京城连立锥之地都没有了。

宁宏达的额上登时冒起了盗汗,匆促捉住韩涛的手臂央求道:“韩捕头,我知道错了,老五万万不能送到衙门啊,求你把他交给我,宁某日后必有重谢。”

韩涛眼睛一瞪:“徇私枉法的工作,我是万万不敢也不会做的,莫非你想害我韩某人吗?”

宁宏达自知失态,赶忙铺开手臂。韩涛带着长笑不已的老五拂袖而去。宁宏达目送着他们远去,又悔又怕,腿一软跌坐在地上。

选自 大众文学2015年2期

相关文章